Yi

希望永远保持初心者心态。
我就是喜欢认真地玩。

观《燕尾蝶》有感

   一直说着如何喜欢喜欢《情书》,但是在昨天之前,我也只看过岩井俊二的《情书》。

之前看他的介绍,“纯爱”和”残酷青春“这两个字眼总是逃不掉的。

  昨天想看看他的其他电影,我对燕尾蝶这个标题有些兴趣,于是就想着先从这部电影开始下手吧。看完之后感觉和我之前所认识的岩井俊二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燕尾蝶》是一个关于边境者的梦想和现实的故事,所谓边境者也就是生活在国家的边缘人。这里的边缘人也就是故事中所提到的元都的银盗,日本人讨厌那些从其他国家为了发财移民过来的人,于是给了他们一个表露着讨厌的名称——银盗。


 故事的开场,是一场弃尸的戏。然后是一场在警察局里举行的葬礼,死去的人没有名字。旁边一群女人在哭泣,她们献花,用香烟当做香火。警察无法理解她们,尽力的阻止她们。之后我们可以知道。她们是元都的妓女,当然警察是日本人。

“一般来说故事的开场是全剧的浓缩,常使用提示性的对话或者象征手法,喻示主题思想和人物命运。”
之所以打引号,是因为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是杨健在《拉片子》里面说的。
开场是一场葬礼,死去的人是元都人,象征性的预示了元都人的命运。
他们的命运一般是没有归属,死去的时候没有名字。
女人们和警察的冲突也是暗示着本片的主要矛盾冲突,移民者与本地居民的冲突,也就是日本人和元都人的冲突。
可以说,影片一开始就告诉了我们,这是一个有着悲伤的基调的故事。
  
  当日本在世界上还很强势的时候,日元很值钱,有些人想着如果在日本赚了一大把钱,然后带回自己的国家,这样就能发财了。
这听起来像是童话,不过现实并不是如此。当然童话中的梦想也并不是完全不存在。
 这些移民到日本想赚钱发财的人就是元都人,也是银盗。

  我接下来就说说印象比较深的几个片段吧。
  第一个是飞鸿第一次从警察局出来的时候,他高兴的狂奔着,然后他停住了,回头张望,凝视着上方的某个东西。
  一开始导演也并没有告诉我们飞鸿那个时候在看什么,而留下了一个悬念。
  飞鸿用伪钞换来的钱开了live house,古力果签约了唱片公司,然后事业飞速的上升,日本的各个地方都听着“银都宝贝”的歌,各个地方挂着古力果的大幅海报。
  飞鸿转身所看见的正是”银都宝贝“的大幅海报,海报是那么高,似乎是遥不可及的。

古力果也成为了大红的歌星,在那个时候的飞鸿的心中,想必也是如同那海报那么高那么无法触及吧。不过这一切也是由他一手造成的。




 
  第二个是飞鸿开的live house要关闭了,准备拆掉招牌,招牌升的很高很高,但是突然的掉了下来。 
  实际上,古力果的live house在一度的红火之后,上升的非常快,但是最后迎来的是如同那招牌一样突然坠落破碎的结局。 

这里似乎也暗示着古力果之后的前史暴露,一切被打回原形的结局。




 
  故事中伪钞成就了一些人的美好愿望,也让这一切迅速的破灭。伪钞本身伪造之物,之后一切由伪钞而产生的东西,全都像泡泡一些易碎而虚假,然后一吹即破。有些人迎来了死亡的结局,有些人似乎回到了原来的生活,但是却收获了成长,幼虫成长为了蝴蝶。 
    
  
 
今天就写到这吧,以后再看之后再补上吧。 


热度(8)
©Yi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