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

希望永远保持初心者心态。
我就是喜欢认真地玩。

看《花与爱丽丝》的零碎感想和分析

  看完《燕尾蝶》之后看《花与爱丽丝》,发现后者的节奏有些慢慢悠悠的,日常的戏份也比较多,当然这是一部日常爱情喜剧片,这些倒不如说是这类型片特征。

这部片子主要讲的啥呢,从大的主题的角度来说,可以说这是一个关于爱情和友情的故事,一段谎言所造就的三角恋爱,以及花与爱丽丝之间的友情。

 我觉得比较有趣的是本片的一些喜剧元素,仔细品味起来这些笑料的制造或许有一些共通的原理。

第一个和第二个笑料是武志的梦,花问武志你今天做了什么梦呢?武志回答道“梦见你被警察局抓走了。”我们观众都知道花骗了武志说他失忆了,也知道或许真被因为骗别人而被抓走,而梦本身在很多人的潜意识中是不切实际的以及是不可信,然而这里却暗示了一定的真实,这样的反差让人会心一笑。

第二个笑料的原理也是这样。武志的第二个梦是说:他被一条粘粘糊糊的鼻涕虫追赶,转过身来,他问鼻涕虫的名字,鼻涕虫说它叫“花”,然后花变成了鼻涕虫。

我们剥离出这个梦的一些主题,首先是尾随和追逐,然后是花就是鼻涕虫的暗示。

而鼻涕虫,我们都知道是粘粘糊糊的,爬到身上也很难甩开的那种黏糊糊。

而我们观众在之前的花尾随武志拍照片的剧情,很容易联想到花就是那粘粘糊糊而且很难甩掉的鼻涕虫,这无疑道出了真实。

梦本身的脱离现实并带有一些虚假的的属性,在这梦中却道出了现实剧情中的一些真实。这无疑也是一种反差,这种反差带来的预期心理的推翻,也总是然后觉得荒诞好笑。

(或许有人说,梦不是虚假和脱离实际的。不过在一般大众的潜在的观念中这就是虚假和脱离实际的。例如,人们常常用“别再做梦了。回归现实吧,实际点吧。”这样的话说教别人别想那些没的不可能存在的东西。)(感觉好像没有解释的必要。==)

第三个笑料是爱丽丝在面试的时候,面试官要他试着想自己要打喷嚏了来表演哭戏。

爱丽丝努力了很久也没有哭出来,最后却打出了喷嚏。

首先我们是期待爱丽丝能哭出来的,这时候我们注意力一直在“爱丽丝能否哭出来”这一点上。

最后爱丽丝没有哭出来,准备离开面试座位的时候。我们的期待落空,以为不会有其他戏剧性的事情发生,然后居然发生了爱丽丝打出喷嚏的戏。

这种期待的错位,带来预期心理的推翻,也制造着和前面的笑料的相同的效果,也就是引人发笑,不知道你笑了么?

对了这里提下导演如何给出“花就是鼻涕虫”这一暗示,直接印证那个梦的“真实”。

在这里,花在电影院的洗手间洗手的时候,发现没有水了,于是手上不得不满是粘粘糊糊的

泡沫,这里黏糊的泡沫也就是暗示这是鼻涕虫的体液,然后也就是暗说“花就是鼻涕虫。”

其实岩井俊二好像也蛮喜欢用这些象征性的电影符号的。



再者是导演在渲染悲伤凝重或者紧张的场面的时候,会加入一些喜剧的元素进行情绪的混搭,这样的手法有什么效果呢?

在剧中我发现比较明显的这种手法的运用是在武志和花在相声结束之后,在教室中,花要求武志撕掉那个红心A。这时候背景音是祭典的人们的热闹欢腾的声音,而且在教室的窗外阿童木的大氢气球在晃动,有些喜剧的趣味。


还有用的更明显的是花向武志坦白的那场戏,花哭着向武志坦白的特写镜头和那个相声社的社长滑稽卖力的演出的镜头平行的剪辑在一起。悲伤气氛和喜剧的气氛混搭在一起。



至于这样的手法有什么优点,其实把这理解为语文中常说的对比反衬就没错了。

幽默的滑稽的场景反衬出悲伤紧张的气氛,或者用喜剧元素协调气氛。


其实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两边剧情也是呼应的。为啥呢?

首先我们先象征性的看看那个社长的相声演出,相声演出是”笑话“的演出,也就是一场喜剧。

社长最后自嗨玩的过火,导致这笑话再也演不下去了,还被观众要求下台。

总体来看到的话,其实就是“喜剧”无法再演下去。

我们再来看看全剧的目前的走向,武志和花的交往也是由一个自私的谎言或者也叫做玩笑而起,演了一出好喜剧,而在这里,喜剧再也无法演下去了,坦白结束了这场喜剧。

这样的呼应其实还是蛮有趣的。

先前说了,笑料的制造原理,当然这个原理只是我剥离推理出来的,并不是看了什么“喜剧的本质”的相关书籍得到的,所以说觉得可信就看看吧。不过也不能轻易相信,可以多加审视下我的观点。

 

最后表达我直观的感受哈。爱丽丝和父亲告别的那段还真是有些感动呀。

爱丽丝最后的芭蕾舞真美呢,芭蕾舞很美,爱丽丝也是。真好呢,我个人还是很喜欢爱丽丝的,感觉剧中爱丽丝的戏份也比较多,人物形象也比较丰满,这是客观的原因。

当然主观的原因是因为我蛮喜欢那种类型的妹子嘛,出门前会预先考虑饭菜的细心,在雨中乱舞来减压的奇葩,真是个有趣的人。


附上,白色天鹅——爱丽丝。

好吧,基本就说到这里了,二周目之后有新感想的时候再补上来吧。


热度(72)
  1. 李轩Yi 转载了此文字
©Yi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