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

希望永远保持初心者心态。
我就是喜欢认真地玩。

演出手札:《蜂蜜与四叶草》#02 两段恋情开始旋转

本话资料:

分镜:山下祐

演出:まつもとよしひさ

脚本:黑田洋介

插入曲: 菅止戈男 8月のセレナーデ

    这话的梗概其实用本话标题就可以说明了,两段恋情开始旋转,这两段恋情毫无疑问是竹本和森田的对阿久的恋情。

    旋转的恋情

    然后我们说说这标题为啥用“旋转“两个字,我们先从之前的自行车车轮的意象来着手吧。(实在在脑子找不到其他合适的词了,就用这个"意象"二字吧。)今天我发现这个车轮作为拍竹本的一组镜头之中,也出现在拍森田的一组镜头中。首先我们看看竹本在看见阿久创作的时候,不止是被她的才能所震惊,而且也被阿久的专注而吃惊。这里也出现了车轮的镜头,但是这里的车轮的状态是:旋转-->停止旋转。




我们再看看森田的车轮出现的地方。

这段是森田在打工一星期之后,想用得来的钱给阿久买她想要的那双很贵的凉鞋。这里也出现了自行车的车轮,但是这里的车轮的状态是:一直旋转。






    这里不妨假设一下,这里用车轮的状态来表现人物的内心的情绪和心理状态。那么开始竹本的车轮停止运转了,那么就有两种解释,一是表现他惊讶的情绪,二是表现他对阿久的距离感到疏远,而他的这段恋情因为距离开始停滞起来。因为在之后和真山的对话中,他被阿久的专注的创作状态所震撼而对自己的未来应该做些什么而感到迷茫了。专注的阿久和迷茫的自己,有才能的阿久和无才能的自己,这样的自己和阿久当然是有区别和距离的,竹本细腻的内心会察觉到这一点,这段恋情稍稍停滞了一下。

    由于森田的性格和才能,对于这两种距离是无法感受到的。他一直以自己方式喜欢着阿久,虽然他的方式很直接,表现在他给阿久买凉鞋拍照啊。所以他是没有像竹本那样的迷茫和思虑的,所以他的车轮旋转着。他的这段恋情在慢慢旋转着,以他的方式进行着,当然这目前是单方面的恋情。





    在本话的结尾,竹本背着睡的很死的森田的时候,想起森田给阿久送凉鞋之后,阿久那开心的笑容。这时候音乐突然消失,竹本嘴中不禁说出一句”哎 为什么 有点疼“,之后又用”胃好疼,是不是吃了什么坏东西的原因啊,是不是没吃饭的原因“这样的话语掩盖了之前那句”疼“的真正的缘由。黑田洋介似乎很喜欢用双关语,往往台词表层意义之下还蕴含着深层意义。之前就分析过”春天来了呢。“,这句的原意的台词其实可以是这样的:”恋情开始了呢。“而在这里,也是用的类似的手法,”胃好疼啊。“其实可以换成”心好疼啊。“,其实换成这样就显得很直白不加伪装,而且如果这样替换之后,反而似乎可以说明,竹本此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担心森田会听见,而之后随便找了个”胃疼,不会是吃了什么东西“的理由来掩盖自己的真实想法。这样的描写确实细腻死了。当然也不排除竹本是真的肚子饿了,不过我才不相信呢,当时我第一次听竹本说很疼就想起的是他的“心很痛”这样的意思。

    还有这段竹本的车轮的状态是:停止转动-->再次转动。还是按照之前的演出意图分析的思路来的话,这里竹本意识到自己是真的喜欢阿久,并且为此心痛。竹本在这里或许因为认清自身之后,他的这段恋情又开始旋转起来。

    感觉之前对车轮所具有的功能做了过早的判断,导致这里分析起来感觉特别费劲。

    (不管了,错了之后再修正吧。) 



    恋情慢慢升温,已经是夏天了呢。

    不得不说,插入曲插入的真是时候。每到本话的高潮部分就顺滑的插入进去了。还有插入曲好听死了w这也是我这次的作业BGM。

关于食物




    笠井贤一的片子中似乎食物的主题出现的十分频繁,经常会出现分享食物的场景。在第一集,最开始就是竹本和公寓的其他朋友们分享薯饼,竹本和阿久的初次接触就是竹本拿着一袋薯饼问阿久要不要吃。还有这段场景中,真山告诉竹本不要急,多尝试一些东西就会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说着就向老板要了份炸锦什夹给竹本,还说着一起举行铁板烧排对的事情。

    之后这样场景还有不少,我觉得这种进食场景大量出现确实是有着特定的演出意图的。而在一篇分析《那朵花》的文章之中,也提到了长井龙雪十分喜欢用进食场景表现角色之间关系变化和心情的变迁。

    那朵花也是导演长井龙雪从06年首部执导的动画蜂蜜与四叶草2以来的第5部作品。长井作品的一个特点是擅于运用食物来作为舞台道具,描绘人物的心情变迁和人物关系的变化。具体表现在角色的关系值变化的时候总会有共同分享食物的场景。

                                                                                               ——郭文放《那朵花初探》


    为什么我说到长井龙雪呢,因为长井龙雪受过笠井贤一的影响,倒不如说长井龙雪是笠井贤一的"徒弟"吧。因为《蜂蜜与四叶草》第二季的监督是长井龙雪,而监修是笠井贤一,而《蜂蜜与四叶草》第二季是长井龙雪的处女监督作,所以才有这个师徒的说法。

——30歳前の监督、ですね。初监督の现场はいかがでしたか?
长井:いやー、紧张しましたね。监修としてカサヰさんに立っていただいていたので、ひとつひとつカサヰさんに教えていただきながら作业を进めていました。そういう意味では不安はなかったんですけど、すべてがはじめてで。

    大致意思是,当初第一次当监督的时候太紧张,拉笠井贤一老师给他当监修。

    所以说,从长井龙雪喜欢用这类镜头反推过来,假如长井龙雪也是从笠井贤一这里学到的招数之一的话,那么笠井贤一执导的动画中,共同进食的场景和食物的主题也必定有其特殊的演出意图。

    那么顺着这个思路来说下竹本给阿久吃薯饼的那段戏,大家都知道薯饼在片头是作为竹本在公寓那个群体的食物而存在的,开头公寓的人集体进食的场景也潜在的表现了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是十分融洽紧密的。而竹本给阿久薯饼也就是象征了竹本接受了阿久的到来,这个薯饼是接纳她的讯息。

    至于共同进食为何能有如此的潜在含义,《那多花初探》作出了如下的解释。

其实一同进食有着对家族,朋友圈等的由人组成的共同体的归属意识或者强化这种归属意识的含义。换句话说,就像团圆饭一样,一起吃饭才是代表大家是一家人,才是一个团体的证明。

就像俗话说的同吃大锅饭一样,大家一起吃饭也就代表了大家各自肚子里都被填满了同样的东西,也就是有了共通的情感。

                                                                                               ——郭文放《那朵花初探》      

    片中之后还会出现一些共同进食的场景,到时候再分析吧。这话就先说到这里了。



热度(4)
©Yi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