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

希望永远保持初心者心态。
我就是喜欢认真地玩。

那朵虚幻而浪漫的蓝色烟花——《Baby Blue》

    #剧透慎入#

    其实早就想写一篇关于渡边信一郎的《Baby Blue》的文章了,然后我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是写点关于青春的散文呢,还是一本正经的拉片子然后写点分析呢。发现我两边都有些想说的,其实纠结这种问题还不如尽早下笔写,还是和以往一样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吧。随性随心随意,和渡边信一郎一样。

     开场音乐是肖邦的《离别曲》,关于肖邦的《离别曲》有下面这样的一个故事。

    肖邦19岁的时候,爱上了一位华沙音乐学院的女性同学葛拉柯芙丝卡,她是一位亭亭玉立,有声乐方面天赋的美丽姑娘。

    肖邦因为从小就很胆小,始终不敢向她倾吐爱意。当他决定远离祖国前往巴黎时,在葛拉柯芙斯卡的面前,弹奏了这首缠绵、幽怨的钢琴曲,向这位美丽少女告别。曲中那段充满爱慕、悲戚而且非常美丽的主题,肖邦自己也曾坦白:“像这样优美的旋律,以前我从来都没有写过,恐怕以后也不会这样了。”


                                                                                                          ——《离别曲》百度百科

    肖邦和片中男女主的年龄相仿,也是正值青春年华。肖邦是告别故乡和那位美丽的少女去往远方,片中的男主翔大致也是如此。而最后离别时的配乐也是这首《离别曲》。

教室、桌上的涂鸦。涂鸦上好像写着『surf trip,ingarj......』,第一个单词是冲浪之旅的意思,应该和剧本没啥关联,只是为了表现校园气息。

校园,漂亮的画面分割。
 

日本校园的鞋柜,外面是体育老师催促学生跑步。
 

被换下来的休闲鞋。


 

交代地点,校园的音乐室。
 

配乐《离别曲》原来是剧中曲,翔在音乐室练习《离别曲》。

 开场出现的这首《离别曲》其实也预示了主人公们最后的命运。

    离别。


     这段开场,渡边用"只有一人的教室、课桌上的涂鸦、上体育课的学生、被换下来的休闲鞋"(好像日本有进学校要换下自己的鞋的规定吧)这些元素表现了安静的校园的气氛。

    开场最后的镜头从校舍向上摇到蓝天,那时出现了一束漂亮的飞行机云,然后标题LOGO渐渐的显现。Baby Blue,浅蓝色,让人联想起『淡淡的忧伤』的意味。

    这个开场诗意而优美,安静而带有丝丝的忧伤。


 
 翔决定去邀请叶月翘课去玩,不想什么明天或者未来。


 犯罪者总是向南边,实际也是自己给自己开玩笑,我们现在翘课了,我们现在是犯罪者。

反抗着现实的犯罪者,倒不如是逃避现实的犯罪者。当然只是说的是翔。

这是反叛的逃亡的开始,而翔到底在反抗着什么?逃避着什么呢?这我们后来才知道。


 决定去海边放烟花,虽然老套但是还是有些浪漫。


 

在电车的对话中插入的两段flashback。他们回忆起童年,回忆起在军工厂偷手榴弹的经历。

那时叶月是个看起来很乖巧的女孩子,而翔一看就是很调皮捣蛋的男孩子。


     一度认为翔已经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做"坏事"的翔了,变成了一个顺从乖巧的优等生。叶月重新认识了翔,发现翔还是和记忆中那个喜欢做"坏事"的翔一样,有些叛逆,从不喜欢别人指指点点这点多少可以看出来。


 

    偷单车载人被警察追赶,现在真成了犯罪者,不过小时候投手榴弹的时候就算犯罪者了吧。
 
 
 
     这个手榴弹,本来想用在一个非常可恶的教师上面的,最终还是没能用。这个手榴弹似乎暗喻了翔的压抑,为了维持自己一贯的角色而将压抑本来很叛逆的自我。本来想将其埋葬掉,却用在暴走族身上了,他不再压抑了,他爆发了。不过现在又罪加一等了,逃避或反抗现实的罪。


 
 准备放烟花,天却已经亮了,而且也没有带打火机,烟花计划失败。


 翔因为要搬家,将要离开这里。而这样的现实,他还是想要逃避或者反抗。

    『如果就这样一直就这样去到哪里就好了』

    虽然他也已经知道叶月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也不是曾经喜欢自己的那个叶月了,但是还是说出这样的话。

    他在今天抛弃了未来和明天,只是生活在现在,当了以为真正的犯罪者。而这个罪是什么呢?

    我想是逃避现实或者反抗现实的罪吧。

    『我们哪里也去不成了』    

    叶月粉碎了翔最后的念想,突然迎面而来的是沉重的现实感。

    「baby,it's blue」

      宝贝,这是忧伤。

    叶月一直也不是充当着一个有些叛逆的角色,或许她才是人们眼中的乖孩子,顺从现实的人。而翔并不是这样,他的骨子里还是有些反叛的,而叶月最后还是粉碎了翔叛逆的幻想,将他猛地拉回了现实。

    翔只是当了这一天的犯罪者,今天就要坐上去往新居处的列车。

    他们没能想走多远就走多远,也没有走到非常非常远的地方,他们哪儿也去不了。

    最终他们还是还是回去了。


 
 
 琴谱上写着「再见」,明明不要她来送别,不过翔还是期望叶月来送别。


 
 

    最终男主放弃等待准备上车之后,却发现叶月放着烟花为她告别。

    这里是慢镜头加上有些掉帧的效果的一顿一顿的画面,慢镜头是为了表现角色高度集中的精神状态。而这里的一顿一卡的画面我至今也无法看出其演出意图,开始我认为是配合感情的质感而进行的处理,不过后来否定了。

配乐是肖邦的那首《离别曲》,呼应了开场。

  肖邦因为从小就很胆小,始终不敢向她倾吐爱意。当他决定远离祖国前往巴黎时,在葛拉柯芙斯卡的面前,弹奏了这首缠绵、幽怨的钢琴曲,向这位美丽少女告别。曲中那段充满爱慕、悲戚而且非常美丽的主题,肖邦自己也曾坦白:“像这样优美的旋律,以前我从来都没有写过,恐怕以后也不会这样了。”


 是啊,这样的青春充斥着大量的现实和一丝的浪漫,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插入的flashback,黑白画面。画面中有两个小孩在田野中奔跑,前面的是翔,后面的是叶月。

翔停下来,向回望,发现叶月早已经离开。

    这段颇有意味,好像是说翔一直向前奔跑,而叶月一直很憧憬他,憧憬着喜欢做"坏事"的翔,而翔并没有注意到叶月的喜欢吧,等她注意到的时候,叶月已经走了。

    真是翔的有些淘气(倒不如说有些叛逆)的性格,才会让一向乖巧(倒不如说是顺从)的叶月如此憧憬,这份感情说是喜欢也不为过吧。

 
 
 
 
     全片最神的一个镜头,列车的灯光旋转模糊变成烟花,和叶月手中的烟花呼应着。

    两朵烟花,他们终于实现了一起放烟花这样的约定。

    不知道是不是导演想要稍稍冲淡片中的现实感,而将他们本来无法一起放烟花的愿望成真了,本来有些老套的放烟花的浪漫桥段,在漆黑浓重的现实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绚烂浪漫了。

    实际上翔的列车的灯光是无法变成烟花的,而现实只是一头叶月在那儿放着烟花,这样一想又觉得十分现实和沉重。现实中,最终这还是一朵烟花吧。

    于是影片就这样结束了,就留下我在桌椅上一动不动的想了好久。

    baby,it's blue.

    对了发现没有,那朵虚幻的烟花也是蓝色的。

热度(2)
©Yi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