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

希望永远保持初心者心态。
我就是喜欢认真地玩。

演出手札:《四月是你的谎言》

    近两个月没有更新了,想着要写点东西,但是还是想不出啥高大上的东西来写。于是这次的文章大部分就是基础的视听语言的知识了。


    「黑场的功能」

    想必大家对黑场这个词并不陌生,当然即使不知道词义,你也一定会经常在各种影视作品中见到。黑场的词义就是全暗的屏幕,屏幕一片黑的状态。黑场和白场在我看来都是一种留白,既然作为留白,即作品中留下的空白,那么它就能充当间隔的作用。当然我们在这里只对视觉画面上的留白作讨论,而非故事、音响上的留白。更确切的说是讨论的是镜头与镜头之间的留白,而非镜头构图的留白。

    我们先来看一组分镜,来明确我们所讨论的。

《四月是你的谎言》#01 07'55''-08'24''






「小椿的眼里 所看到的风景一定是五光十色的吧 」

「和我不一样」

    我们所要讨论的就是在剪辑中,镜头与镜头之间,作为留白(相对其他有画面的镜头,全暗的画面可以理解为一种留白)的作用。

艺术作品里面的留白与实际包含内容同样是作品的一部分,这种观念是几个世纪以来东方文化的特色。

在绘画这体现在关注形体与背景的关系,以及属于「阴」的空间。

音乐也是一样,当西方古典音乐传统强调持续,相连的旋律和协调性的时候,东方古乐同样看重「静」所扮演的角色。

在前一两个世纪内,西方文化影响席卷东方的同时,东方和非洲对于打碎和节奏的概念也同样席卷了西方。

在视觉艺术领域,东方观念冲击强烈而持久.....

                                                                                         ——麦克劳德 《理解漫画》P82-83

    那么视听语言中的黑场这种处理手法从根源上来看,也应该是被东方文化中的间隔、打碎的观念所形成的。

    那么我们就可以得出结论,黑场就是打碎和间隔。

    打碎的作用,有降低情绪的作用,我们经常见到影视作品中,在一场戏的高潮部分的情绪的最高点,就突然来个黑场,然后切到情绪稍稍低缓的另外的一场戏的前段。

《空之境界:俯瞰风景》 13'45''-14'16''










    这段戏是式在自己房间里面回忆起黑桐发生异常的事情,黑桐被巫条大厦的一位神秘的人带走了,式很担心黑桐的安危,然后跑出去赶到巫条大厦。

    在客观视点的式跑步的几个分镜,景别都是都是从大远景-全景-特写 的前进式句型剪辑,情绪不断升高到顶点。在运动上,这里的跑步比之前肯定也是情绪更高,当然还有摄影机运动、音响等等都是这样。就这样将情绪提到很高之后,之后的黑场能够迅速打碎之前所制造的情绪,迅速降温,视觉暂歇调节节奏。之后就切入了较为低情绪式在巫条大厦前停止的镜头,巫条大厦静谧无声,比起之前的繁华的街道,氛围情绪是偏向比较「静」的。

    黑场作为视觉暂歇具有一种过渡的作用,一般我们将其用作连接前后两场情绪截然相反的时候。

    我们再来看看之前《四月》的那场戏,哪里的黑场并不只是作为过渡转场的作用,在黑场的时候,画面是「空」的状态,而那时候声音是有声还是无声,这就要分情况了。如果声音是有的,相对的,黑场就能突出音声,突出关键的音效、台词、画外音等等。

    《四月》的最后的黑场,同时公生的台词是「和我不一样」,突出了这句台词的同时转场。

《四月是你的谎言》#04 20'55''-21'14''




SE:砰——   砰——        砰——              砰—— 



    这段的白场是熏的主观视点镜头过度曝光到画面全白之后而形成的,这里表现了一种晕眩的效果、之后的白场也省略了熏倒下的画面、只用了音效来表现。同时白场又作为两场不同情绪的戏的过度,一举两得。

    当然黑场白场的功能,应该还有不少,以后有其他发现再做补充。



「火车」

《四月是你的谎言》



    当角色说到某一重要台词或者做出某一重要决定时,火车这一道具就出现,他的出现带来的是巨大轰鸣声,带来的是较为强烈的情绪。情绪可以是震惊、惊讶、高兴、害羞等等,这些道具的出现能够渲染气氛,反映角色的情绪。这种手法其实在动画中十分常见,稍稍注意一下就能发现。

《放浪息子》#05


《放浪息子》突然出现的喷泉和「难道是女朋友?」这句台词同时出现,表现了二鸟的惊讶。

    就不多举例了,最后这段完全就是充字数,逼格也不高,大家随意看。


    时候也不早了,我去吃个饭。

    

热度(13)
©Yi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