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

希望永远保持初心者心态。
我就是喜欢认真地玩。

笠井贤一(カサヰケンイチ)监督的演出手法

    注明:10月5日修改更新。本人水平有限,如有疏漏之处,还请多加指正。
                

 

カサヰケンイチ(译名:笠井贤一)是一位在动画圈子里较少被提及的监督,其一是他的片假名名字实在难记,其二是近年的监督演出活动也并不活跃。不过说起他的代表作,大家一定不会陌生,《蜂蜜与四叶草I》和《交响情人梦》都是很知名的作品。

 

说起笠井贤一监督的动画,大体可以分为两类,第一类的例子是像《龙与虎》#19话的偏向使用影视语言的这样较为「正常」的动画,另一类是《她和他的故事》#9、#17话的偏向使用漫画(menga)语言、并且爱用遮罩、分割画面等相对特殊的演出手法的动画。不过在他的动画作品中,一般是前两者的演出手法有机的混合在一起,例如《交响情人梦I》#1话、《蜂蜜与四叶草I》#1话等等。这次的文章侧重于第二类动画的演出手法的分析。一是笔者对于漫画语言在动画中的运用这个问题比较感兴趣,二是它们的特征相对来说十分明显,其中的所用的演出手法十分容易被辨识。

 

  

  • 「漫画式」的演出手法

 

这里面的漫画是什么意思呢?在这里漫画这个词只是特别指代日本漫画(manga),manga是基本特点引入影视的分镜手法,并且具有页内分格、拟声词拟态词等等特有符号体系的漫画形式。

   

说起笠井贤一的「漫画式」的演出手法,就不得不提起一部动画——1998年庵野秀明监督漫画改编的《彼女彼氏的故事》(以下简称《彼女》)。庵野秀明在这部动画中大胆实验,使用了大量的「漫画式」的表现手法(不同于之前动画简单的在角色的形象和表演上的夸张和形变的「漫画式」),而且用了一些来自特摄的演出方法。当然还不止这一些,使用纯文字构图、穿插实拍照片、遮罩与分割画面等等都是他对新的演出的实验对漫改动画的大胆尝试。

 

「我们的出发点就是在把漫画制作成动画的时候,如何尽可能地保持漫画原有的印象。把漫画动画化的时候,比较常见的做法是分解漫画所持有的方法论。不,不是分解而是无视,也就是把漫画硬塞到动画的框架中,如此制作出来的动画就只是一部普通的动画而已。」庵野在AnimeStyle的《彼女》的访谈中这样提到。尽可能在不破坏漫画原因的优点的前提下,将其置换成动画。笔者认为这就是庵野在《彼女》动画中大胆尝试「漫画式」演出的动机。

 

笔者认为笠井贤一是受过庵野秀明的影响的。《彼女》的制作期间,笠井贤一担当的是9话和17话的分镜演出。认真对比可以发现,《彼女》前后笠井贤一的演出风格有不小的变化,而风格上新的变化大都是来自《彼女》的影响。

 

其实不仅仅是笠井贤一会大量使用这种「漫画式」的演出手法,鹤卷和哉的《FLCL》、大地丙太郎的《黑美 动画进行时》也出现了大量的类似手法,顺带一提的是鹤卷和哉在《FLCL》第一话使用的动态漫画般的演出其实也是受庵野秀明的影响,庵野秀明在《彼女》第一话就已经玩过了。不过在此之后,越来越多的动画出现了类似的漫画式的演出手法,尤其是在漫画改编动画中比较常见。


  • 漫画符号

 

漫画符号是辅助漫画主体图像的叙事和角色的情绪表达的特有符号,是漫画的词汇表的一部分,但是漫画的词汇表也不仅仅只有漫画符号。自然科学、数学符号、文字符号等等都是其词汇表的一部分。我们这里讨论的是漫画特有的符号体系。

 

我们在看漫画的时候,就会发现。漫画角色害羞的时候,脸上会出现很多倾斜的平行线;生气的时候,头上会冒蒸汽、脸上会出现青筋;角色收到震惊的时候,背景中出现许多辐射状的线条等等。实际上这些不会在实际情况中出现的蒸汽、青筋、平行线与集中线等,我们将其称作为漫画符号,这种符号是由漫画家和观众已经约定好了的、已经被广大观众所接受的图示标记。

 

在笠井贤一的漫画改编动画作品中,漫画符号的使用是比较频繁的。这些符号种类十分丰富,将其列举出来再一一讲解其功能是倒是没有必要。不过我会选取功能不尽相同的漫画符号的例子来加以解释说明。


话框也是一种漫画符号,通过已经约定好意义的不同种类的画框,我们便能知道此时角色是在独白还是在对白,而且不同形态(通信型、气球型、破裂型等等)的话框也能产生各异的印象。这里的话框表明宫泽在和朋友通话,不过话框内不是文字,而是图像。


《彼女彼氏的故事》#17-图2


ブルブル:哆嗦、发抖。拟态词算是漫画(manga,下同)特有的视觉符号体系中的一部分。虽然是文字,但是被画出来时候就已经变成了漫画重要的视觉元素之一。既是文字,又是绘画。夏目房之介在《日本漫画为什么有趣》一书中如此定义:拟声词是模拟实际声音的词、拟态词是指实际没有声音,但是宛如声音一样描写的词,它们的功能不止是表达声音,也用于心理描写和情绪表现。


《蜂蜜与四叶草I》#01-图1-2

速度线(运动线),假想背景中的白色线条元素,也是算作漫画符号的一部分。因为漫画式并置的静态图像和文字,为了要表现时间与运动,才出现了运动线这种东西。而动画则不然,动画的时间是固有的物理属性,而动画的运动是通过视觉暂留现象来产生的,所以漫画用运动线来表现物体的运动的方式,显然对于动画没有必要。动画借用了漫画表现运动的方式,一般只做辅助作用,用来表现一定主体快速运动的感觉。而这里的运动线,其实是摄影机与被摄体一起运动时,被摄体保持清晰,背景则产生条纹的摄影效果的简化的表现。

 

集中线,具有强调处在线条的灭点处的物体的作用,因为集中线具有明确的指向性,它会引导观众的注意力到灭点。在影视中,常常将需要引起注意的角色放在灭点处,这样就能突出那位角色,假如不放在灭点处,虽然我们也会将注意力放在角色身上,但是总是会被屏幕上的灭点所吸引。这两者的原理是一样的。不要忘了,集中线也算是漫画中常见的线条类符号。

 

漫画符号一般用于动画中的幽默搞笑气氛的营造,同样在漫改动画中使用率较高。《周刊少女野崎君》动画算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搞笑少女漫画改编,片中同样出现了大量「漫画式」的演出,漫画符号当然也是用的十分频繁。当然具体的应用还有很多,《钢之炼金术师FA》、《四月是你的谎言》、《NEW GAME!》等等。


  • 分割画面

   

分割画面的手法在不少动画中都有出现过,倾向于几何式的分割方式,也就是水平分割、垂直分割和斜线分割,不过笠井贤一的分割画面就更具有「漫画」的味道。


《蜂蜜与四叶草I》#01-图1-图5




如果换成常规的视听语言来表现这个镜头的话,在竹本被森田将可能再度留级的事情吓呆这个镜头结束之后,就会连续接四个寝室的同学对森田的留级发表看法的反应镜头。然而这里笠井贤一并没有这样处理,他将第一个镜头(竹本发呆)中直接依次插入的小格画面,当然格子的大小、宽高比和放置的位置皆有变化,不然会显得乏味。这样笠井贤一在《彼女》的时候就已经在用了,具体看图。


《彼女彼氏的故事》#17-图1-图4


相似的用法,背景图交代情景或者地点,依次插入小格画面,展现此情景下各组角色的戏份。


笔者前几天在看出崎统的《网球甜心》剧场版的时候,也发现了这样的分割画面。同时《网球甜心》原作也是漫画,这里的分割画面同样是股漫画味儿。就分割画面这一点来说,出崎统在《网球甜心》中的花样远远不止这一点,简直令人眼花缭乱。这里不一一列举,有兴趣可以看看片子。

至于为什么说这样的画面分割具有漫画味道,看《彼女》或者其他日本漫画就能发现这种分割形式的来源了。


《彼女彼氏的故事》漫画#第一卷 P57


在背景画面上并置的叠上小的分格,这和上面所说的分割画面的形式很相似。

《交响情人梦I》#01-图1


《交响》的这个镜头的分割画面的漫画味道就十分明显了,模仿漫画的分格与阅读顺序(日本漫画)。值得注意的是这几个格子出现的顺序,完全是和日本漫画约定的阅读顺序是相同的。这样用比起单纯的切镜应该更具有新鲜感,因为这样的用法还是比较少见的。



  • 假想背景

假想背景指的是脱离现实的场景空间。假想背景的作用多为表现主义风格的图像渲染气氛、表现人物情绪。


麦克劳德在《理解漫画》一书中也讨论过漫画的背景的话题,他认为,背景对于提示不可见概念来说也是十分有价值的工具,特定的背景图案可以制造出观众的心理作用,读者并不会将这些感受归根于自身,而是在他们认同的人物身上。日本少女漫画中出现的任何情绪几乎都能找到其对应的表现主义绘画。当然假想背景也不一定是表现主义绘画,也可以是图案和花纹等等。


笠井贤一的代表作《蜂蜜与四叶草I》和《交响情人梦I》中都大量运用了假想背景,这和上述的两部动画都是少女漫画改编动画有蛮大的关系。值得一提的是今年7月的最强萌豚漫改动画《NEW GAME!》,大量使用几何体+纯色或者装饰性的梦幻气泡、星星和花纹来构成假想背景,这些配色活泼可爱的背景让角色们也变得可爱起来。

 

《蜂蜜与四叶草I》#01-图1-4


 

图1:红色与黑色的配色,一层层扩大的红色波纹的表现主义绘画,是危险的警告。情绪紧张、危险。

图2:暖色调的格子底纹与四叶草的图案,传达出一种温馨、幸福的气氛。  

    《蜂蜜与四叶草I》的这个镜头中可以十分清楚的看到虚拟背景能够快速而准确的传达情绪与气氛的功能。不用多说,我们能直觉的感受到这其中情绪的变化,在这段戏中对于修于真山的对峙戏到阿久和竹本的对视戏之间的快速转换,假想背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它迅速准确,不用一秒就转变了戏的气氛。 同样的运用在他的其他作品也有运用。

《交响情人梦I》#01-图1-2


虚拟背景辅助表现人物的情绪,特定的图案制造观众强烈的心理作用。



  •  遮罩

    我们平常看到的最多的景框就是长方形的景框,其实不管是复格还是遮罩都属于实验性的景框运用。景框的大小和形状可以引导观众的注意力,复格画面会影响注意力,而遮罩则会集中观众的注意力,其做法就是将不想让观众引起注意的画面遮掉,观众就会集中注意力与剩下的画面。就是这样简单粗暴,不过就集中与引导我们注意力来说,确实是十分有效的。

    遮罩的形状各异,可以是长方形的,也可以是圆形的,这个可以根据叙事来进行选择。

《蜂蜜与四叶草I》#01-图1-3


随着森田往镜头深处跑去,景框也随之缩小,集中观众的注意力,始终让观众将注意力倾注到角色上。

《交响情人梦I》#23-图1-2


这里非常规尺寸的景框是为了区分闪回和现在,常规的景框表示现在,小一号的非常规的景框表示回忆。

《蜂蜜与四叶草I》#01-图1-3


这也算是遮罩效果,这种演出手法,长井龙雪也喜欢用,你们还记得《未闻花名》的OP吧,前面的几个镜头也是用的这样的手法。其实学过一点点PS或者AE对这个概念就不会很陌生。对了,长井龙雪担任分镜演出的《交响I》ED1,也出现了这样的手法。

《交响情人梦I》#ED1-图1-3



  • 结语

「引出原作魅力,建构出动画的趣味。」维基百科笠井贤一的词条对他的评价很准确。笠井贤一算是一位十分擅长漫画改编的监督,惯用的「漫画式」演出手法使得动画变得更有漫画味儿,使得漫画的原有印象和氛围得以还原。充分了解原作漫画的亮点,将其保留下来并使其升华。总的来说,我还是十分喜欢这位监督的,希望他能更加活跃一些并给我们带来精彩的作品。说实话,笔者十分希望将要到来的十月新番《三月的狮子》由他来导演的,这是他擅长的领域,并且之前他也改编过羽野海千花老师的《蜂蜜与四叶草》,而且十分成功。如果监督是他,笔者相信他不会让我们失望。即使如此,笔者同样期待《三月的狮子》,观众朋友们也一定要去看看哦!

话说回来,这次的我只研究了笠井贤一比较偏漫画演出手法,而他偏影视语言的演出手法,我这里并没有加以提及,不过写完这篇文章就是不代表停止对笠井贤一的关注与研究,如果有新的发现的话,笔者立刻写文分享给大家(笑,或许吧)。

 

 


参考文献:

[1]罗 琛.现代漫画分格技法研究

[2]麦克劳德.《理解漫画》

[3]张礼坚.漫画符号在动画中的运用研究

[4]羊廷牧.漫画语言与影视语言的比较

[5]大卫•波德维尔.《电影艺术 形式与风格》

[6]布鲁斯•布洛克.《以眼说话 影像视觉原理及应用》

[7]羊廷牧.实验手法的集合体——论新房的演出术

[8]夏目房之介.《漫画为什么有趣》

[9]亚历山大· 图尔斯基.分 割 画 面——一种画面形式的时代性

[10]【翻译】庵野秀明的anime style

     

热度(10)
©Yi
Powered by LOFTER